实探培育钻石之都河南柘城:政府扶持 产能快速扩张

立秋前后,河南省柘城县气温仍达38℃以上,丹阳大道两侧多个项目火热施工,金刚石产业园已经初具雏形。在体现地域风貌的柘城县城市规划展览馆旁,一颗硕大的蓝色“钻石”立于广场中央,足见这座中原县城对培育钻石行业的关注与支持。

一年间,柘城诞生两家A股培育钻石概念上市公司,成为了名符其实的“钻石之都”,吸引机构投资者密集调研。如今,柘城又接力开辟新的金刚石产业园,烈日之下火热开工。

培育钻石是资本市场近期最火热的赛道之一,万得培育钻石指数今年4月底至今上涨了79%。虽然市场对于培育钻石能否与天然钻石划等号仍存疑虑,但无论实体还是线上渠道,消费终端对新事物的接受度已有所提升。

在柘城西区的中国金刚石产业基地,仅约500米之隔就有两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力量钻石(301071)、惠丰钻石(839725)。

7月18日,惠丰钻石顺利登陆北交所,从申报材料获受理到成功过会,仅仅历时71天。培育钻石乃至超硬材料行业热度持续,使得该公司在成功上市10天内股价较发行价近乎翻倍。

作为柘城县第二家上市“钻石公司”,惠丰钻石强势股价延续了力量钻石的神线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后,发行价仅为20.62元/股的力量钻石,股价一路飙涨,在上市首日翻涨11倍后,两个月时间内又从185.58元/股飙升至最高366.64元/股。

驱车从柘城西站高速路口驶出,即可到达云集了大大小小数十家超硬材料企业的金刚石产业基地。除已上市的力量钻石、惠丰钻石外,被誉为全球最大培育钻石经销商的晶拓钻石也坐落于此。

柘城被誉为“钻石之都”,不仅因为两家上市公司,也不仅因为世界首个培育钻石产品标准由柘城制定。柘城超硬材料产业发展已有40多年历史,特别以金刚石微粉产品见长。柘城县人民政府网站显示,全县金刚石年产量25亿克拉、微粉年产量58亿克拉,金刚石制品1500万件(套),金刚石制品达到九大系列180多个品种,年产值达153.25亿元,金刚石微粉产量和出口量占全国市场的份额分别达到70%和50%,大颗粒单晶产量占全国市场份额的60%。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惠丰钻石厂区内看到,金刚石从单晶到微粉产品生产加工需要经历多步流程。微粉无尘车间的高自动化生产工艺下,虽然没有大量人工上阵,但多台金刚石微粉自动分选系统一起密集工作,也可使这个厂区每月诞生1亿克拉的微粉产品。

“公司的人造单晶金刚石微粉被国家工信部确定为第六批制造业单项冠军,自成立到现在一直专注金刚石微粉这一细分产品,销量、产能在行业都是第一位。”谈及地方产业特色及企业优势,惠丰钻石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微粉在超硬材料产业链中处于中间环节,上游是单晶,下游是工具,特别在光伏领域应用较广。线锯用微粉产品是生产金刚石线锯的核心材料,金刚石线锯的主要应用领域之一为光伏硅片切割。在稳步推进原有业务、优化现有产品结构的同时,公司也将积极延伸产业链,开拓培育钻石业务,为长期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上世纪60年代,随着我国首台铰链式六面顶压机在郑州研发成功,国产人造金刚石突破“卡脖子”技术,超硬材料企业经过了一段高盈利的发展期。

如今,伴随培育钻石需求逐步打开,供不应求的市场格局支撑产品高价,“压机一响,黄金万两”的场景又在行业重现。

伴随近期半年度业绩预告集中出炉,超硬材料行业企业显著增强的盈利能力再度吸引关注。培育钻石生产环节高达约60%~70%的毛利水平,不仅成为推助企业业绩高增的利器,也驱使行业产能布局力度随之增强。

走访柘城县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当地对培育钻石的政策扶持、资本投入是实实在在的,产能在快速扩增。

烈日骄阳之下,丹阳大道旁的柘城县金刚石产业园火热施工,目前已具雏形。据了解,该产业园项目去年5月启动建设,总建筑面积63万平方米,总投资达30亿元。园区正式投入运营后,将形成一个从原辅材料到金刚石制品到钻石首饰等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每年可创造20亿元的产值,为周边居民提供2000个就业岗位。

距金刚石产业园不远处,力量钻石宝晶新材料生产基地已投入使用。就在7月末,力量钻石上市后二度计划扩产培育钻石的募投申请已获批复。项目达产后,力量钻石培育钻石产能将新增277.2万克拉/年,为现有产能的约5倍。同在丹阳大道旁,总投资10.8亿元的铭盛金刚石制造项目也在建设当中。

柘城县在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目标培育500亿级超硬材料产业集群,打造全球培育钻石加工、销售基地。

而除培育钻石外,作为国内最大的金刚石微粉生产基地和经销市场,柘城已形成了从原辅材料(碳棒),到金刚石单晶生产,到金刚石微粉加工,再到金刚石制品生产的系列完善产业链。

超硬材料早年间多用作为磨料磨具生产,属于传统工业,但是随着近年来宝石级大单晶的市场开拓,行业孕育出了新的市场空间。世界金刚石看中国,中国金刚石看河南。在业内看来,河南省是工业用金刚石领域的“世界工厂”,拥有深厚的产业发展历程,全面的上下游供需体系。

“中南钻石、黄河旋风、力量钻石、四方达、惠丰钻石等行业龙头公司都集中在河南,地方已形成完善的产业链及产业体系。而包括郑州、南阳、许昌、商丘、焦作在内的多个河南地市均对超硬材料产业给予了很大的政策倾斜和资金支持。”中国超硬材料网总经理石超表示。

石超认为,河南在超硬材料产业方面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人才、政策、产业链等。当地拥有超硬材料行业唯一的国家研究所——郑州三磨所,拥有以超硬材料专业为特色的河南工业大学,拥有超硬材料磨具国家重点实验室,产学研深度融合,科研院所、高校、企业之间的人才交流、培养等机制完善。

河南省出台的《2022年补短板“982”工程实施方案》中,有6个纯培育钻石生产项目。而在河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河南省加快材料产业优势再造换道领跑行动计划(2022~2025年)》也提出,该省将重点发展5G、芯片制造、油气钻探等领域复合超硬材料及制品和关键装备,加速纳米聚晶金刚石、功能金刚石等制备技术攻关,扩大在珠宝首饰、电子信息、污水处理、生物医药及器械等领域应用,以郑州、许昌、商丘、漯河、南阳、信阳为支点打造全球最大的超硬材料研发生产基地。

“为支持行业发展,近年来河南各地政府、产业园都陆续在税费减免、配套设施、招商规划等方面提出了不错的政策支持。”石超举例称,今年2月份,许昌市就明确将打造超硬材料产业链,大力发展宝石级金刚石、高导热高透光率多晶金刚石等,推动宝石级金刚石在珠宝首饰领域应用,引导产业链向终端消费市场延伸。

此外,6月17日,郑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也印发《关于加快新材料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做优做精超硬材料等3项重点任务,推进大腔体高温高压合成技术和CVD金刚石制备技术开发,推动培育钻石向珠宝首饰等终端消费领域延伸,鼓励企业对金刚石毛坯进行激光加工和人工打磨,支持建设培育钻石加工中心等。

目前,培育钻石的主要消费力量仍集中在国外,但随着下游开拓逐步加深,国内消费市场正在打开。

在郑州一人流较为密集的商圈内,中兵红箭(000519)旗下中南钻石开设了其首个线验店。面积不大的店铺内,展示了多款钻戒、项链等钻石饰品。钻体较大的单品价格可达三四万元,但也有不少小克拉钻石饰品,价格多集中在千元。

“目前消费者购买较多的还是50分至70分左右的培育钻石产品,价格多在8000元至12000元左右,基本是相同大小天然钻石价格的三分之一,而且成色更好。”店内销售人员介绍,培育钻石产品的净度多高于天然钻石,以VS、VVS居多,且生产有黄色、粉色等彩钻。除柜台销售单品外,培育钻石还接受定制生产,消费者可以对款式、大小、净度等提出设计要求。

走访中,门店工作人员多次提及培育钻石与天然钻石“是完全相同的产品”。店内产品宣传册中也形象比喻到,“天然钻石就好比自然条件下河里结的冰,培育钻石就是在人为控制条件下冰箱里结的冰。”

“对比去年,今年以来需求端确实出现了一些增长。有一些新生的培育钻石品牌加入后,前期都需要开设门店并完成铺货,对上游的采购需求就不会太小。”一位不具名培育钻石行业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天然钻石和培育钻石都是饰品属性,同等成色、克重下,培育钻石花不到一半的钱就可以到手,对比天然钻石而言性价比更高。”

培育钻石线下销售门店还不普遍,线上销售市场已渐渐成型。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除了以小白光为代表的系列培育钻石品牌外,还可以找到接单培育钻石饰品定制生产的商家。这些商家的生产和门店多集中于广东、深圳等地,但多在网站链接标注原料来自河南。销量排名靠前的单品链接,目前已录得上千条买家好评。

“行业普遍认为饰品用培育钻石的渗透率还处于增长阶段,市场空间巨大。”对于培育钻石饰品的未来市场空间,石超表示,预计在2025年前,培育钻石饰品需求都将保持高速增长态势。目前培育钻石产品供不应求,各大企业处于满产满销的状态。

咨询公司贝恩数据统计显示,近几年培育钻石的市场渗透率快速提升。2020年到2021年,全球培育钻渗透率从5.9%增长至8%,预计至2025年全球培育钻渗透率将达到15.8%;中国培育钻渗透率在2020年到2021年从4%增长至6.7%,预计至2025年中国培育钻渗透率将达到13.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