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单诠释民企亟待“规模效应”

■河南民企个体规模的做大,还有赖于培育出更大规模的民企群落,这样才会涌现出更多的“500家”企业来。

9月4日,中国企业500强发布,河南以国有企业为主阵容的16家企业入围,其中,河南煤化集团更是进入千亿元企业之列,位居中部之首。

这与8月29日全国工商联发布的“民企500家”榜单,河南仅有8家民企入围,排名最靠前者天瑞集团以营业收入106亿元仅位列第112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论个头,河南略输一筹,不过,如果比数量规模,河南尚能位列上游,但如果与河南在全国GDP的位置相较还存在一定的距离,河南民营经济发展空间仍大。

民企个体规模的做大,还有赖于培育出更大规模的民企群落,才会涌现出更多的“500家”企业来,这需要政府在扶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落实、机制创新、环境创设上下大工夫。

8月29日,全国工商联发布了一年一度的民企“500家”数据,从一个视角让人们见证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现状、态势、分布及特征等。

民企“500家”也就成为一个区域民营经济发展的指标性数据,解读这一数据,人们同样能够管窥一个区域民营经济发展的趋势、征候及不足等。

河南仅有8家民企入围2010年“民企500家”。这8家公司分别是天瑞集团、济钢集团、龙成集团、蓝天集团、财鑫集团、辅仁集团、淅川铝业集团和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

“要注意,今年全国工商联发布民企500家,而不称500强,主要原因是考虑到统计方面可能有遗漏。”河南省工商联秘书长赵纯武表示。就河南来说,还有一部分规模较大的民企由于各种原因不愿意上报自己财务数据而遗落了。

赵纯武介绍,今年5月份,全国工商联要求统计上报2009年度上规模民营企业,其中,河南上报了105家,资产规模在3亿元以上的共92家。

可是,按照资产规模排序,全国“民企500家”的最低门槛是36.6亿元。这样河南就仅仅入围了8家。

“如果500家民企在全国各省市区中取一个平均值,有十七八家才算达到一个平均水平。可见,河南的民企个头还是小了些。”赵分析。

自己跟自己比,也落后了。来自2009年河南民企入围500强的数据是11家。当然,这其中,有今年入围门槛提高的因素。但是,河南民企发展进步慢的特点还是突显了出来。“这说明我们在进步,别人比我们进步更快。”

如果说榜单不足以实证河南民营经济发展概况,那么,以下两组数据或许会让人们对河南民营经济发展倒吸一口凉气。

2009年的数据,从民企数量规模、注册资本总额比较,江苏分别为91万家、20137亿元;广东分别为81万家、15619亿元;浙江分别为56万家、12976亿元,而河南仅为26万家、4455亿元。

简单的数据并不枯燥。从入围的河南8家民企分布看,天瑞集团、济钢集团、龙成集团、蓝天集团、淅川铝业集团5家民企从事的是能源原材料产业,财鑫集团与辅仁集团、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均涉足粮食深加工产业,虽然三家之中有的并非以粮食深加工业为主导。

显见,河南民营经济不仅数量少,而且还遭遇着调整产业结构、加快产业转型的艰巨任务。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3月,河南省民营经济实有户数连续8年保持年均31.6%的高速增长,实有资本5年间增长了2倍。现在民营经济占河南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

而来自河南省工商联的一份4月份的调研报告,对河南省民营经济发展的“扫描”更让人们看清了其线年,虽然遭遇了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民营经济仍然顽强生长。

据介绍,全省私营企业总数达26.06万户,雇工人数达208.24万人,注册资本4455.73亿元,与2008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14.85%、34.72%、23.8%。其中,私营规模在扩大,注册资本500万以上的私营企业达18642户,比2008年增加5527户,增长42%。民企总数在中部六省排名第一。

但是,26万户看似规模庞大,换一个视角观察,其增长速度又是比较缓慢,甚至是负增长。报告显示,从产业类型上看,第一产业占实有总户数的3.21%,仅比去年同期增长0.51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占总户数的27.03%,却比去年同期低0.8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总户数的69.76%,比去年同期增长了0.35个百分点。

比如,在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引擎中,河南民间投资对城镇投资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90.2%,成为拉动全省城镇投资快速增长的主导力量。2009年,全省城镇民间投资完成8579.83亿元,增长40.3%,其中民间投资占城镇投资的比重为74.9%。

就是民营经济的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不断增加,也成为支撑消费的主要力量。2009年,个体经济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4176.10亿元,较2008年增长17%,占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为61.9%。

事实上,数据无法描述民企最生动的事业拓展。微观的探寻才能感知到河南民企发展新趋势。

在河南省工商联1300份调查样本中,其中20.96%的民企开始着力适应后危机时代国内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现实,积极进行产业新布局。

比如,河南置地房地产集团与清华阳光合作在驻马店投资建设中部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太阳能生产研发基地。而利用技术创新,进行产品升级,提高企业竞争力也越来越被民企所接受,华兰生物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先后承担了多项国家、省级技术攻关项目,其主导产品由血液制品向生物疫苗转型升级。

92.17%的民企认识到企业竞争的核心是人才的竞争,73.25%的企业建立了人才激励制度。显见,民营经济发展正逐步走出原始积累、粗放式管理的桎梏,民企适应、跟随甚至引领市场的步伐正在加快。

河南民企入围“500家”的个头矮、规模小,这跟河南民营经济的总体规模有关,更与企业个体成长有着密切关系。

从河南民营经济发展的背景看,大多数企业从家庭作坊式做起,,从事行业多为传统低端服务业、制造业,除个别民企抓住国有企业改制的契机做大之外,绝大多数民企均从原始积累中一步步做大。这样,其资本积累的速度就不会太快。当然,个别产业的民企抓住了市场机遇,迅速做大者也有。

比如,在入围的8家企业之中,天瑞集团、济钢集团、龙成集团以及淅川铝业集团的迅速做大,与企业产业背景有着紧密的联系。天瑞集团做水泥,济钢集团做钢材,龙成集团也是做钢材,淅川铝业集团做铝加工等,水泥钢材以及铝材等这样的原材料行业得益于国内城镇化进程加速推进,以及政府以投资拉动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带动。

而作为财鑫集团、辅仁集团以及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这三家企业能够迅速成长,成功入围“500家”,其成长路径就值得借鉴。

据介绍,财鑫集团从一家国有的财鑫铁合金厂起步,经过企业资本运营和经营机制转变迅速盘活之后,快速利用资本杠杆收购了当地的液糖厂、化肥厂、原周口地区中药厂等数十家濒临破产的企业,财鑫集团施展财技不仅个个救活,而且产生了不错的效应。现在,财鑫集团产业涉及玉米精深加工、尿素与复合肥、农业开发、皮革制品、药品、有色金属等。2009年销售收入到53.3亿元。

辅仁集团也不例外,这家从低点起步的企业,通过重组宋河酒业、开封制药厂等企业,迅速做大,成为河南药业及白酒行业中的领跑者之一。

河南省九鼎德盛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保盈认为,河南民企要做大,要善于学习,特别是在资本市场发育越来越趋向成熟的今天,能不能撬动各自的资本杠杆,不仅是企业财技的体现,更是与先进资本文化接轨的体现。在今天的市场竞争下,规模优势已成为竞争力的主要抓手之一。

当然,民企个体做大规模是企业自身竞争力的体现,而区域民企做大规模则是区域经济发展提升竞争力的体现。因为,民企已成为区域内生力量最具有活力的经济组织之一了。

这一点,从江浙粤民企发达地区的经济规模与竞争力上已经呈现了出来。张保盈认为,民营经济如何发展,已经成为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就是无法跨越这扇“玻璃门”,这需要政府在后危机时代采取系统性思考解决这一课题,因为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政府的着力点只有在民营经济上着力,才能激活内需市场。

张的观点与赵纯武的认识异曲同工。赵纯武认为,要激活民营经济,“政府要创造环境,企业家要提升素质”。

而政府要创造环境,应该在融资环境、政策环境、服务环境等方面上下工夫。在省工商联的调研中发现,民企对融资的渴求仍然是第一位的。其中80.83%的企业认为资金紧张;79.79%的企业认为融资困难,其中50.31%认为有难度、32.16%的认为比较难、17.53%的认为非常难。

虽然在融资难题上,河南省采取建立完善中小企业担保体系的方式着力破解,但是,效果难彰。这与民企自身资产质量有关,更与金融体制有着密切关系,金融体制创新滞后,让中小企业难以与大银行对接,出现了国有大银行重点为大企业服务的特征。

政府虽然出台了扶持民营经济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举措,但是,政策棚架现象严重,仍然让民营企业难以进入垄断行业,以及难以取得相应的政策优惠扶持。这突出地表现在“非公经济三十六条”的落实上,今年,国家再次推出了“民间投资三十六条”,可是相关实施细则千呼万唤出不来,让中小企业只能“剃头挑子一头热”。

政府服务环境仍然亟待改善。调查显示,50.78%的企业认为负担较重。典型的案例有豫南某市个体工商户管理费取消后,民企的费用却变相增加,比如商场要收空气质量检测费等。豫北某市土地使用税开征以来,民企费用不断攀升,同2004年相比,该市的土地使用税翻了近4倍,比周边城市高出不少,民营企业反应强烈。

更为明显的问题是在一些地方还存在着所有制歧视现象,43.18%的民企反映,企业在金融政策、资源利用以及项目审批上存在着不公平待遇。

对于民企要提升素质,这包括民企的自主创新能力薄弱,人才缺乏。50.26%的民企认为自主创新能力不足,这其中即使认识到位,可是研发能力薄弱,更多的是对技术创新重视不够。高科技人才匮乏,人才短缺的企业高达68.05%。

显然,要做大区域民营经济规模,没有系统性解决方案,难有成效。而这一难题能否破解已成为区域经济发展方式转型成功与否的关键点。

“政府转型是前提,如果领导方式不转变,民企获取发展的资源与空间难有大作为。”一位接受采访的民营企业家如是表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