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路济南局济南西机务段电力机车钳工陈志超——每天和上千个螺丝打交道(奋斗者正青春)

  弯着腰猫在地沟里,身上的制服被汗水浸湿,手中拿着检车小锤,聚精会神地检查电力牵引机车的重点部件眼前忙碌的身影,正是中国铁路济南局济南西机务段检修车间电力机车钳工陈志超。

  天天和油渍打交道,这份工作并不轻松。5年前,22岁的陈志超刚参加工作,经常被亲人朋友劝换个工作;但他咬牙坚持了下来,逐渐成长为济南西机务段技术一流的年轻技师。5年来,陈志超荣获“全国铁路青年岗位能手”“全国铁路青年科技创新奖”等荣誉,带领团队研发的技术改造成果在全国铁路系统的机车走行部、制动系统、受电弓等关键部位得到广泛应用。

  在工友眼里,陈志超学习很拼:上班时跟着师傅学,下班后研读资料,厚厚的书翻了一本又一本,油渍和汗渍布满笔记本为了熟悉检修工艺,他下地沟、钻车底,拆、修、装各类配件,手上的茧也磨得越来越厚。

  他知道本领恐慌的滋味。2017年12月,陈志超参加车间举行的新入职人员比赛,原本信心满满,最后竟然连名次都没有拿到;之后,他学习愈发刻苦,常常凌晨两三点还在拆装配件

  凭借这股劲头,他的业务技术突飞猛进,短时间内就从技术新手成长为“老把式”。不仅能在1分钟内完成重达70斤的13号车钩拆装,就连机车检查也能做到游刃有余,更是在2019年和2020年的中国铁路济南局电力机车钳工技能竞赛中连续两年夺得第一名。

  有同事和他开玩笑,“一台机车走行部螺丝那么多,松一两颗问题不大,何必那么严格?”陈志超一脸严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我就是在消灭想在堤坝上安家的蚂蚁。”

  2019年,山东中欧班列行驶时速由90公里提升为120公里,这需要对300多台机车进行小辅修作业,还要对其中100多台机车进行全身拆装维修。陈志超和工友对机车进行维修,首先要拆装位于车头下方重达200多公斤的U形排障器。经过长时间运行,机车的排障器大多变形,最大偏差达到十几厘米。拆下后,又因钢的自身弹性产生一定挠变,这就导致重新组装时无法和车体匹配。“半蹲着拆装完200多公斤重的排障器,整个人都累散架了,难道不能借助什么工具来实现吗?”一连几天,陈志超一有空就蹲在机车前仔细研究

  “志超啊,别看了。这么不规则的大铁块不会有什么电动设备的;再说了,研发是厂家的事,咱们一线工人可弄不了!”老师傅的话反而给了陈志超灵感:他立马找来机车技术骨干,组成攻关小组,对设计图纸进行了10多次大幅调整,排障器专用作业平台终于研发成功。有了作业平台,维修工作效率提升了不止1倍。

  同事这样介绍陈志超,“作为年轻人,他很少出去玩”。他每天和上千个螺丝打交道,沉浸在机车检修的世界里,总结出防松标记判别法、手检法、“听看摸闻量”等检修作业法。

  “机车到点就回来体检,就像人的身体要定期体检一样。”陈志超说。如今,大部分配件的结构以及在整台机车中所起的作用,早已深深印在陈志超脑海里,“闭着眼睛都知道机车零部件的位置”。

  而今,年轻的陈志超已是一名“老”师傅。从识别零件、确认配件到熟记各种技术参数,从检车姿势到检车步伐的长度,从手比眼看到呼唤应答,他手把手地教导新员工。在他的指导下,一批又一批技术能手和业务标兵脱颖而出。

  “年轻人就是要吃苦,在岗位上发光发热,为中国高铁事业奉献青春力量!”陈志超说。接到新任务,他转身朝机车走去,脚步匆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